第21章:高H 大肉(1)【男主很黄 肉很糙 慎入】

作品:一手抚大|作者:泱暖|分类:成人小说小说|更新:2022-11-01 01:58:14|字数:2171

第21章:高H 大肉(1)【男主很黄 肉很糙 慎入】

21

靳北然没有一来就干她,倒是往沙发上一靠,隔了会儿才波澜不惊地来了句,“衣服脱了。”

客厅没开灯,只玄关处亮着一盏,里头暗暗的,宁熙心想这样正好,就在半明半晦的朦胧里把上衣脱了。

靳北然半边身子陷在黑暗里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

他没发话,她就一动不动,只是那么看着他。

他蓦地笑了,声音很低:“脱光啊,隔着胸罩,怎么玩你?”

她怔了怔,双手绕到背后,解开搭扣。

娇嫩瓷白的肌肤,乳房是饱满的球形,没有一丝下坠的感觉,粉色的乳晕硬币般大小,绕着正中心一对嫩色的小乳头。胸罩一脱,乳尖就有点硬起,她脸上发热,用双手遮了一下。

靳北然抬眸瞧她,眼神幽深,充斥着说不出来的淫邪。

她心里咯噔一跳,他用脚把她勾过来,“知道要干什么吗?蹲下来。”

她慢慢屈下双膝,地毯很软,他在这上面干过她。

他养尊处优,手比一般男人好看太多,修长笔直,瞧不出一点骨节的形状。可到底是男人的手,指腹还是有些粗糙,直接摸到她柔嫩敏感的乳尖上,她低低哼了声,忍不住闪躲。

他往前坐,倾身,一手握住饱满的乳,另一手握住她腕子,把她的小手摁到自己胯下。

“摸到它硬。”

今晚的靳北然很不一样,以往从不让她干这些事。宁熙喉咙发干,咽了咽,指尖蹭蹭男人已经有些肿胀的胯下,他猛地把她拉近,更用力地揉她胸,双手一起,将那饱满软腻的乳肉玩弄的不住变形。

两团奶子被他搓的跟满胀的水袋似的,阵阵波动、发热,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都能看到被揉红了。

“手怎么不动?”他突然揪着她乳尖一掐,她“嘤”的一声差点叫出来,还好用力咬住唇,把尾音克制在喉咙里。

“什么时候我硬的忍不了,就什么时候放过你。”

一对奶子已经被他揉凸了尖,被指腹磨的微微生疼,热热麻麻的电流从胸部传到两腿之间,她不住地挪动膝盖,直到双腿夹紧。

湿湿的液体从阴唇里挤出来,她胸口起伏的越来越明显。

他忽然揽住她的腰,直挺挺把她架起来,“内裤脱了。”

她照做,手探进裙子里,勾弄两下,小布条掉在脚踝。

他掀着眼皮子自下而上地瞧她,明明是仰视,却像头猎食的豹子。

她知道他什么意思,主动跨坐到他大腿上。一对奶子送到他面前,他张嘴含住那肉粉色的乳尖,吸吮舔弄,咬着往外拉扯,鼓鼓的乳房都被他扯成笋状。

“啊……嗯啊……”呻吟出来的那刻,她身体就不住地摇摆,完全骑在他腿上。

靳北然徐徐拉下裤链,抓着她的手一起伸到内裤里。

“好粗……”她那小手几乎握不拢那壮硕的柱身,被他带着,一半被动一半主动地缓缓撸动,触摸到沉甸甸的阴囊时,他呼吸骤然粗重,低沉的声音也变得好沙,“给我揉。”

她指尖不住地颤,跟男人触感截然不同的柔软指腹在那胀胀的卵蛋上摩挲,他煽情地喘了声,热气对着她裸露的脖子一喷,把她烫的浑身一颤,花唇也跟着收缩,里面的稠蜜又挤出一点。

他不满地“啧”,“太轻了。”

她只好加重力道,他喉结翻滚,欲色难耐,胯下那肉棒竟又涨大一圈,内裤兜不住,它高高翘起一下子弹出来。

她羞耻地别过脸,他却让她再转回来。

“好好认认,把你操的欲死欲仙的东西。”

他包着她的小手,让汗湿的掌心裹住自己的龟头,他继续含吮她的乳尖,像要吸出奶那样把她索取的嗷嗷直叫,“呜呜,疼……吸的好重……轻点……”

他松开时,嘴唇跟她的乳头粘连一道银丝。

他伸出舌尖,在上面打着转,“还是自己带大的奶子吸起来最爽。”

她装作没听到这羞耻话,可耐不住身体更有感觉,奶头好胀,像要什么热液要喷出来。

“别吸了……”她面红如织,双眼迷离,“下面……都湿透了。”

闻言,他把手指挤进她的小逼跟自己大腿之间,“西裤又被你蹭湿,你怎么就这么多水?”

他慢慢把指头拔出来,上面一层亮晶晶的淫液,“看来的确欠操。”

大手捧着她屁股蛋子往前一挪,让她更紧地抵着自己胯下。

“想要了?”

她小声呢喃:“……里面好痒。”

“想要大肉棒进去搅一搅?”

她没吭声,细细的白牙一点点地咬住嘴唇。

他眸色一沉,把她一拎压在沙发上。完全勃起的性器抵着她脸靠近,她以为他要把阴茎塞到自己嘴里,没想他大手捏住了自己的奶,还大力往中间一挤。

白花花的娇乳,中间幽深的乳沟。

他把性器塞进乳沟中央,一边推挤两团嫩奶,一边交合般前后抽送,龟头时不时顶到她下巴。

她双颊潮红,眼眶里还有晶莹的水汽,下唇紧紧咬住,睫毛不断颤动。

他一见她这幅样子就想极尽摧折,更重地捏住两团,肉棒夹在中间,奶子都被挤变了形。

“你看看,都被磨湿了。”马眼泌出的前列腺液顺着柱身往下淌,没一会儿就把奶子濡的滑腻晶亮,肉棒不停耸动,发出的声音不堪入耳,像极了他说的黄话。

好羞耻,她艰难地撇开脸,可胸部传来的触感还是那么清晰,双乳被阴茎磨的愈发滚烫敏感,乳头也被戳弄,被龟头顶的陷入乳肉里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她下面越来越湿,两瓣肉唇也渴求夹住肉棒似的一下下翕张收缩。

宁熙好想骂自己放荡,却又不得不认,在性上自己跟他愈发契合。被他这样粗暴地乳交,她竟清晰记起那根东西插在自己里面时有多爽,它粗壮的形状和嚣张的跳动,每次都带来既崩溃又如攀至巅峰的高潮。

靳北然喘的那样粗重,很明显这快感也几乎让他崩溃。重重地高频抽送,噗叽噗叽,她一对奶子简直要麻过劲,才终于感觉他要到了,因为那根阴茎突突跳动。

他骤然放开她,她还来不及反应,滚烫的精液就喷涌而出,全射到她白花花的胸脯。